2018年09月

春夏之交,樓上園圃區域,陸續冒出了不少綠意植物,原本以為是野菜龍葵,待其稍長之後,發現它們竟然是栽種十多年的斑鳩菊幼苗。

這是樓上園圃區域,首度自行萌生長出斑鳩菊幼苗,顛覆了以往採用扡插繁殖的模式,也著實讓我有些訝異。因為,幼苗來自種子萌芽,可是我並無撒播種子,甚至可以說,我根本從未見識過斑鳩菊的種子。沒有種子,何來幼苗?只是經由靜心回眸之後,真相終於大白。原來,這是大自然生生不息的傑作,奧秘係來自於那冬季淩寒盛放的簇簇白色花團……

斑鳩菊,屬菊科植物,又稱南非葉、桃葉斑鳩菊、苦葉樹,原產於熱帶非洲和南美,係多年生灌木,莖直立,基部即分枝。它對土壤的選擇性低,是一種非常容易繁殖的植物,而當初也是從兩截短莖開始,結下這份情緣的。由於扡插繁殖幾乎支支發芽,因此雖年年皆見其開花,但卻從未興起一絲收取種子,以備繁殖所需之念頭。

斑鳩菊成長快速,著實很難想像,那原本僅是一小截的短短身軀,竟然能在半年左右的時光裡,發展長為三米左右高度的植物。而且,它還會依循季節時令,在歲末冬寒之際,開出一簇簇如雪花般的白色花朵,應景式地為這屬於亞熱帶的臺灣高雄地區,潑墨出幾幅難得一見的冬雪映象風華。

老子《道德經》曾雲:「合抱之木,生於毫末。」雖然,這三、四米高度的斑鳩菊,無法比擬那高聳入雲的合抱之木,但兩者可皆是由一粒種子所萌生。這些種子,固然有其大小之別,但其內蘊涵養後代發展的本質,則係完全如一。回顧那些每年都依照季節時令,生生不息從泥土之中湧現的野菜――龍葵和莧菜,著實難以想像,這幾塊看起來頗為單薄膚淺的園圃泥土,裡頭究竟蘊藏著多少發展的生機?

雖然,春耕、夏耘、秋收、冬藏,乃是大自然循環的規律,但卻並非所有的植物發展,都盡循此一自然規範。因為,在這多樣化的植物生態裡,春夏秋冬四季,其實皆有不同的植物,獨擅大地舞臺,抒寫一季風情。而那些潛沉泥土裡頭中的無量種子,它們總是依循著季節時序的幻化,耐心且默默地等待外面大地,適宜溫度以及滋潤雨露的來臨。

雖雲,一日不同一季,一季異於一年,但若能了悟「花無百日紅」的意境真諦,反思時光匆匆、流水不再的人生哲理,切實把握當日、當季的時光,那麼即使時間短暫、韶華易逝,也能因應時勢,造就一番不凡的豐采。而在〈滕王閣序〉裡,那唐朝王勃眼中的「落霞與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」之絢爛黃昏景致,也正是這樣的道理。雖然,「閒雲潭影日悠悠,物換星移幾度秋」,那場景和時空幻化,業已漫漫跨越了一千三百餘年。

花團似白雪,錦簇入嚴冬。斑鳩菊,為這無法在自家庭院一窺銀色景象的人們,綻放幾許大地雪白的景致,巧妝無限人生詩意的風華。它,一種葉可生食,嚼之滿口苦味,事後苦中帶甘的植物,似乎也頗符合那種「先苦後甘」的人生意境了……

梁啟超在《少年中國說》中這樣寫道:“故今日之責任,不在他人,全在我少年。少年智則國智,少年強則國強,少年進步則國進步,少年勝於歐洲則國勝於歐洲,少年雄於地球則國雄於地球。”而少年的發展,是由知識,學習作其根基,教育引導而成形的。

我們往往忽視了學校是否具備一所學校所與之相符的資格,學校資格是與之相匹配的師資力量教育資源,如果最基本的達不到,孩子的學習便更難的得到保障,靠線下家長所報的各類補習班來彌補,剝奪了孩子的更多時間,也花去了家長的大量金錢,教育的倆大環境無非是家庭和學習環境即學校,無法保證前者但我們更該加強後者,將師資資源分配到位,同時教育介護也是重要的一點,看似無人問津的問題在得到重視後將防禦掉大量隱患。

  中國改革發展數十年間,國家領導人逐步重視教育,認識到發展教育之重要性並不斷為之努力,自恢複高考以來,中國教育正在逐步走向成熟。

  泱泱我大中華者,上下5000年曆史,古代對教育十分重視。從隋唐開始出現科舉考試,中國文人才子就代代相出,並出現了“江山代有人才出,各領風騷數百年”的盛況。至清朝末期林則徐第一個開眼看世界,認識到我國與其他國家之間的差距,並提出了要大力發展教育的理念。同時李鴻章,曾國藩等人也在各地創辦學館,開設講堂並送出了第一批中國少年赴國外學習。

  到了現在,有越來越多的學生選擇出國讀書。這是因為中國大學教育較西方而言還有不足之處。換句話說中國的教育更偏向於應試教育,而不注重學生素質的全面發展。學生的壓力是很大的,從小學開始就要背上幾斤重的書包,帶著厚厚的眼鏡,每天在學校、家、各種課外輔導班三點一線的枯燥生活中往返,壓的孩子們喘不過來氣。

  有一個真實的例子中美兩國各有一個兒童天才,中國的那一個學生數學很好,鋼琴考過十級,甚至能背到圓周率後100位。同時他還會唱歌,繪畫,圍棋。美國的神童三歲開始學畫畫,四歲辦畫展,曾經一張畫買了一萬多美元。中國孩子的父母希望他全面發展,卻忽視了孩子真正的愛好,而美國神童的父母從不幹涉孩子,讓他有自己的興趣愛好,給他足夠的空間自由發揮。

通過組織義工團探訪社區老人這樣的愛心活動,可以培養嘉諾撒培德書院學生們的愛心和責任心,也更加珍惜和家人的時光,在公益活動中有所感觸,今後更加懂得珍惜生活。

  在中國的學生中流傳著這樣一句話:“考考考老師的法寶,分分分學生的命根。”現在中國的高考最高分不斷地被刷新著。與此同時,中國學生的實踐能力也在一步步的下滑,導致中國許多學生成了考試機器。,實在是令人悲哀。

  中國,五千年的輝煌曆史應該繼續弘揚下去。必須對教育進行一次徹底的改革,讓教育制度重新煥發它應有的光彩,從而使中國少年屹立於世界之巔。
文章來源:http://www.duwenzhang.com/

金秋雲卷雲舒,一抹流雲纏繞著金陵古城,微風輕拂,河水蕩波,那枝葉慢搖著遠古金陵的詩韻,空氣彌漫著梧桐樹葉的味道,每當一縷秋風漫天掀起,那金黃的梧葉瞬間鋪滿了南京大街小巷,六朝古都金陵秋夢,六朝金粉十裏秦淮水波蕩漾,美麗的河畔,樓閣長廊,畫舫遊離,這時的清風漫撩,一陣的煙雨朦朦緩緩飄至,淹了這美豔的秦淮河。

任時光穿越時空,朦朧中我走進了千百年的美麗秦淮,入夜,那身著綾羅綢緞的女子拂袖舞起,婀娜多姿碎步舞過文德橋,那夜色之中的長廊,十裏秦淮歌舞升平,鶯歌燕舞,燈火闌珊,迷離的河面蕩漾著七彩的燈火,宛如柔美綢緞飄落在水面,蕩漾成水波,那畫舫緩緩穿梭於水面上,兩岸古樸典雅的雕梁畫棟,古色古香的店鋪、畫廊、亭閣、夫子廟、文樞院、戲園子、白牆黛瓦,烏衣巷、古院屋紅燈籠串串隨風輕搖,清風攜著細雨拂過,綠水黛影,那葉隨風飄蕩在水面隨波逐流,金秋的荷葉漸漸鋪滿河面,那荷花漸漸落敗,那花瓣隨風漂流,美麗的景色讓我神魂顛倒,遊走在美麗的畫卷中,我仿佛回到了十裏秦淮遠古的時代。

月色迷離,香風四溢,曾經的秦淮河畔,畫舫曼撩燭光搖,一些個歌達官貴人,政客要員,風流倜儻,文人騷客畫廊中飲酒賦詩,一杯交盞推心置腹,思鄉飲愁懷才不遇,那小女子撥弦低吟,一曲清唱訴衷腸,紅粉佳人水袖翻飛,輕歌曼搖金歌舞,,那憂婉惆悵的舞姿,紙醉金迷的呻吟,秀女們曼妙的舞姿,舞醉了不知多少官宦貴人。

古時,金陵秦淮河的內河,稱“六朝金粉”的“十裏秦淮”最繁華的地帶。那些個已經遙遠的昔日舊夢,岸上水榭歌台,金歌曼舞,岸邊葉柳垂簾,隨著一陣清風吹過,濛濛的煙雨向水面潑散,那畫舫在水中遊離,輕歌慢搖,“漿聲燈影連十裏,歌女花船戲濁波”,在明清時代,秦淮河一帶成為王公貴族的紙醉金迷之地,“畫船簫鼓,晝夜不絕”,上演了不少淒豔哀絕的風流韻事,旖旎了這十裏秦淮的水光夜色,在槳聲汩汩中,細細領略那晃蕩著薔薇色的曆史秦淮河的滋味,墜入曆史的夢幻之中,再現“桃花扇”的情節,神往六朝金粉景象,仿佛又重見當年畫舫淩波笙歌徹夜的繁華。

依窗聽風耳畔過,那槳聲依舊,水浪滔滔,畫舫依然漂泊在水面,隱約我似乎能聽到那秦淮八豔的清歌麗曲,從秋水的深處隱隱而至,緩步在秦淮河畫廊中,望著來回穿梭的五彩畫舫,我細數著明末清初秦淮八豔“柳如是、顧橫波、馬湘蘭、陳圓圓、李香君、寇白門、卞玉京、董小宛。”在風塵的煙雨中我看見了,她們都是明末清初,生活在秦淮河上的紅塵女子,個個都是才貌雙全,賣藝不賣身的名角,如出汙泥而不染的荷花。

清靜的日子總是給戰亂而破,史書裏記載,明朝衰敗清軍兵臨城下時,你拒絕投降,夫君降清去了京城,也絕不同流合汙,獨自留在金陵,盡全力資助那些抗清義軍,柳如是你不愧為“秦淮八豔”之首,在古時的十裏秦淮的記事中,發生的那些個愛國愛家的錚錚鐵骨,那些不讓須眉的女子,更讓後生敬意。雖然“秦淮八豔”故事,早已飄散在曆史的天空中,沉澱在煙雨散去的秦淮水中,娓娓道來那六朝金粉,總是讓人們浮想聯翩,魂牽夢繞。

金秋,夕陽下秦淮河讓晚霞浸染,我獨自乘一葉蘭舟漫遊在秦淮河中,這夜月圓風靜,兩岸的燈籠將秦淮河的水照的五彩斑斕,我坐在這遊離的小舟上,沏上一壺香茗,自斟自飲,是啊!雖然秦淮河畔早換了舊時的模樣,當在這綺麗斑斕流淌的河水中,沉澱的卻是金陵六朝金粉的厚重曆史,當小舟穿過了文德橋,在夜風和流淌的秋水中,我還是能夠撈起十裏秦淮的翠影,我怎能忘記烏衣巷、文樞院、白鷺洲和千年的夫子廟,我還能記得杜牧那首詩《泊秦淮》:煙籠寒水月籠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,商女不知亡國恨,隔江猶唱後庭花。那股子江南十裏秦淮的煙雨彌漫了我的心頭。

我記得孩時文德橋,那橋畔的豆腐店、荷葉包著的豬頭肉、澡堂子、戲台子、雨花茶、茶樓裏南京白話,老南京金陵姑娘那土土的鄉音,竊竊私語,總是讓我難忘。

金秋我踏著煙雨而來,心懷中揣滿了鄉愁的詩意,尋你千年十裏秦淮金歌舞的影像,我魂牽夢縈的六朝金粉,我詩意中秦淮河水,蕩漾著金色的秋韻流淌不息,我在濛濛的細雨中踏著詩韻而來,找尋你金陵六朝金粉的文化,尋著金陵墨跡而來,讓江南的墨韻渲染,讓金陵六朝的文化升華,這夢裏尋他千百度,那人就在燈火闌珊處。

↑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